伟大的母亲和神奇的咒语

從呱呱墜地到撒手人寰,從遙遠的過去到未知的將來,從東方到西方,從地球到遙遠的外空。這時空中所含藏的千般繁華,萬種風情恐怕窮盡人類所有的語言,都無法描述其滄海一滴。這天地之間,到底擁有多少類型的生命。宇宙星河裡,到底有多少未解之謎呢?

漫漫輪迴路,放眼天下蒼生,人人都是傳奇,人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我倒是願意跟大家聊上一聊,那麼些個光怪陸離,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卻又是大家身邊真實發生的事兒。有親生經歷的,有聽聞到的。不求人人都信,但願人人都能一輩子不遇到那些事兒。做個光明磊落的人,好好的活著。

7年前的一個夏天,由於天氣炎熱,我簡單收拾了下,給自己來了回說走就走的旅行。還記得當時的第一站是座深山的老廟,去那裡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山中涼快。廟不大,和尚不多,不是初一或者十五,香客也挺少。這樣倒也落得個清閒。一天傍晚,我在廟裡的一處涼亭靜坐養神,山中的風,陣陣清涼,吹得我都快睡著了,就在似睡非睡時,突然被一位出家師父的問話驚醒了。 “小伙子,不是這樣坐的”。聲音渾厚低沉。於是,我連忙起身問詢師父,誰知,他說不必了,我來教教你如何靜坐吧,首先。 。 。 。 。 。

就在圍繞著如何打坐的話題裡,我們之間的陌生感才漸漸的煙消雲散。而離開先前的話題,這位身體消瘦,卻精神抖擻的和尚,為我講述了他的不可思議的人生經歷。

夏日傍晚的太陽,格外的溫暖和親切。陽光透過寺廟的屋頂,斜斜的照進了亭子裡,灑在了這位出家師父的僧衣上,莊嚴肅穆。對了,出家師父法號寂滅。 (PS:尊重個人隱私,法號系虛構。)當時的我們,面對面端坐在亭子兩端,興許是被眼前的這一幕所吸引,沉醉的我有種置身佛國的錯覺。有點小激動,話說回來,寂滅師的人生經歷真的聽得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想想世上居然會有這麼苦命的人。聽完這個故事,如果你還覺得你的命苦,那我只能說,還真沒誰了。並且熱烈歡迎跟我分享。

為了更加真切的體現寂滅師父的人生故事,接下來的第一人稱“我”指的是寂滅師。

我是個不幸的孩子,我的出生就是個悲劇,曾經的我怨過天怨過地,既然是個廢人,為何不一出生就死去呢?自己難受也就罷了,還讓家人跟著我受罪。我一出生就被檢查出得了一種百萬分之一的絕症,醫生們都說我活不過三歲。他們說這個病叫先天性重症肌無力且伴隨肌肉萎縮。還有我出生就是個瞎子,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瞎子,總之睜不開眼睛。因為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由於家裡條件艱苦,我並沒有長期住院,而是被親人帶回家調養,其實好聽點叫調養,無非是等死罷了,為了我,我的親哥哥沒能完成學業,也許是覺得人生太苦,也許不想看到我這個做弟弟的死去,他出家做了和尚。我的父親走的早,家裡就剩下我那可憐的母親和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我。

我還記得我在床上整整躺了7年多,打破了醫生的預言,也創造了醫學的奇蹟。而這所有的功勞全部來自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十年如一日的精心照顧我的一日三餐,一口一口的餵給我吃,為我端屎端尿,為我擦身子。媽用她柔軟的舌頭,添吮我的雙眼。整整舔了我7年,直到我能睜開雙看,重見光明。

是媽媽那偉大的愛治好了我的眼睛。 7年多了,除了呼吸,除了心跳,支撐我活下去的唯一心念就是媽媽,就是媽媽的不離不棄。我那時不懂佛法,實話說,那時候的我每天都在黑暗中度過,對外界一無所知,心裡只有媽媽。我如果能說話,我最想說,媽媽,我愛你,謝謝你。但是我依然沒有力氣開口,只能看著媽媽忙前忙後的身影,和滿頭的白髮。還記得當我第一次睜眼看到媽媽時,媽媽笑的跟朵花兒似的。我也很開心,只是我無法笑,因為我沒有更多的力氣去支配控制面部肌肉。

就這樣,在光明中,我又多活了兩年,10歲那年,和尚哥哥回來了,當他看到我還活著的時候,他先是驚訝,然後哭的一塌糊塗。他給媽媽跪下了,磕了三個響頭。然後來到我的床邊,告訴我說,弟弟,這個世界的西方,有一個世界,叫極樂。裡面有一位菩薩,號觀自在。這位菩薩說過一段咒文,可以救治世間八萬四千種病,可以令枯木逢春,只要一心念誦,不去懷疑,就會如願以償。

當時的我因為太想活下去,不然太對不起媽媽這麼多年的付出和犧牲。也想早點報答母親。再加上心裡實在太寂寥,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一片空白。所以特別認真的聽哥哥跟我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哥哥在家住了7天,每天就是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大悲咒。由於我不能開口,我只能用心念,用大腦記。會了,就眨眨眼,或者微微點點頭。 7天,我用了7天的時間背會了大悲咒。

哥哥走了,從此除了吃飯,我就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默念大悲咒,當時大概是600遍左右一天。我就這樣念,除了吃飯睡覺,心裡全是念大悲咒的聲音和念頭。就這樣過了三個月,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一心一意的念誦大悲咒,帶著感恩母親的心,帶著對觀世音菩薩的絕對信心。

那三個月裡,我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我越念越感覺到慚愧,越念越清醒,我在念念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看到了自己心的流動。三個月的最後一天,我哭得一塌糊塗,有懺悔,有感恩,有清涼,有歡喜,第二天我身上所有的病症奇蹟般的全部消失了。

而我媽媽當時並不知道我已經完全活過來了,並且身體也同正常人一樣。那天我清楚的記得,當時媽媽正在做午飯,而我已經悄悄的來到了母親身後,並默默的跪在地上。當母親回過頭來,我用特別生硬的方言說了4個字,媽,謝謝您! ,因為10年來沒有說過話,所以我當時的發音特別奇怪,但是媽媽聽懂了。並且十分驚訝,不,是震撼加茫然不知所措,因為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連忙上前抱起了我(我當時才四十斤左右的樣子),並問,孩子啊,是你嗎?你怎麼下床了,你好了嗎?你別嚇唬我啊,不會是什麼迴光返照吧,孩兒啊,別離開我啊。

我緊緊的抱著媽媽,一個勁兒的說,真的 真的 我真的完全好了。就這樣,我的母親用了好些天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那個她一直照顧的活死人,真的徹底好了。我告訴媽媽,哥哥告訴我的都是真的,哥哥說觀世音菩薩是世上最慈悲的人,我當時心裡想的就是您,媽媽,我念大悲心陀羅尼的時候,我想的也是您,媽媽,您知道嗎?在孩兒心裡,您就是我的觀世音菩薩。媽媽,這麼多年,您辛苦了。孩兒讓您受累了,我想好了,從今以後,就由我來照顧您吧。

可是,就在我16歲那年,我的母親笑著離開了這個苦難的世界,她走了,她的一生,勤勞、堅韌、慈悲和溫暖。無論條件多麼艱苦,無論周圍的人怎麼議論,她從來都沒有放棄我,也不會計較那些流言蜚語。她走的很安詳。大哥請來了一大眾的和尚來為母親送行。送走母親後,我也就自然而然隨著哥哥回到了寺廟裡,正式成了一名和尚。

小伙子,好好努力,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悲歡離合,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生命奇蹟,到處走走看看,用心的去參悟吧。我在這廟裡住了很多年,是時候到外面走走看看了。不知不覺,已經是寺廟夜間打板養息的時候了,我拜別了師父,回到住處,心情久久不能平復,眼前這位圓滿莊嚴的和尚,竟然有著這麼心酸的過往。心裡真真的感慨,重複故事開頭那句,這個世界上估計很難找到比他更命苦的人吧。不過似乎也很少有比現在的他更幸福的人了。

第二天一早,我背起行囊,開始了新的旅程,我四下看了看,沒有發現寂滅師父的身影,問了下別人,他們說寂滅師昨天夜裡就離開了,然後我問,他去了哪裡? ,那人說,鐵打的寺廟流水的僧,他走時只說了句,我走了,並沒有說去往何處。好吧,我想我也可以啟程了。心裡笑著想,寂滅師真是苦盡甘來,說走就走,灑脫自在的很啊。但願自己有一天也能如此自在就好了。

寂滅大師的曲折人生路講到這裡,是否觸碰到了大家心裡的那根“情弦”呢?反正作為聊友,身臨其境的我被震撼到了。也讓我重新審視自己,作為一名標準滴“佛系”小青年,為何一個牙疼都呱呱叫半天捏?那些蘊含絕對“超級無敵神力”的佛菩薩咒語咋就在我這裡“失靈”了捏?現在是明白了,相信大家也都差不多知道了吧。真言需要用真心念,用當下自來老師教給大家的六字竅訣“一念、專注、慈悲”去唸,才會有大大的效果。寂滅師父當時不就是這樣做的麼?所以說咒語的神力只能用虔誠的信心和忘我的付出才能開啟,當然如果想最大化的實現所有的力量,還得配上你的那顆無比珍貴的菩提勝心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