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人救猴一難,猴救人一村

在重慶金佛山密林深處,猴子和人演繹了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去年7月底,北基山腳下的山民王志成在林中採藥時遇見一隻兩歲多的左手受傷的黑葉猴。王志成把黑葉猴抱回家,為黑葉猴洗傷口、上草藥,讓它在家裡療傷。一周後,黑葉猴傷口長好,猴子卻不願離開。它天天在王家轉悠,甚至幫忙做事,有野豬、黃猴、刺猬等來偷吃莊稼時,黑葉猴便撲前撲後嚇退對方。 這樣,在王志成家中生活了一個多月後,黑葉猴在一天早上悄悄地離開了王家。9月底的一天,凌晨3時,王志成所在的村莊還在沉睡。突然,一陣猛烈的打門聲伴著慘烈的喊叫聲,把王志成驚醒。王跑出門看,是黑葉猴回來啦!王正要上前抱它,黑葉猴一反常態,掙脫王的擁抱,焦急地大叫。 見王志成不明其意,黑葉猴用手指著後面的山嶺。王轉身看去,天啊,一座大山正在傾倒,山上巨大的石頭不斷滾落。黑葉猴伸出長臂,一個勁兒地拉王志成快走。王志成終於明白了危險性。他飛奔回屋,搖醒妻子,拉起娃兒,跑出屋外。 接著,又一家一家喊門。全村5戶人家共20多人剛剛跑出門外,巨大的山石便滾壓下來,摧毀了村莊。許多村民哭了:好險啊,如果不是猴兒救人,我們死定了。死裡逃生的村民,四處尋找救命「恩人」。只見黑葉猴站在樹上,充滿愛憐和欣慰地望著人們,嘴裡發出「嗚嗚」的歡叫……普勸世人恢復良心,戒殺放生。放動物的生就是放人類的生,救別人的命就等於救自己的命,救生放生,利益無窮,功德不可思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伟大的母亲和神奇的咒语

從呱呱墜地到撒手人寰,從遙遠的過去到未知的將來,從東方到西方,從地球到遙遠的外空。這時空中所含藏的千般繁華,萬種風情恐怕窮盡人類所有的語言,都無法描述其滄海一滴。這天地之間,到底擁有多少類型的生命。宇宙星河裡,到底有多少未解之謎呢? 漫漫輪迴路,放眼天下蒼生,人人都是傳奇,人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我倒是願意跟大家聊上一聊,那麼些個光怪陸離,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卻又是大家身邊真實發生的事兒。有親生經歷的,有聽聞到的。不求人人都信,但願人人都能一輩子不遇到那些事兒。做個光明磊落的人,好好的活著。 7年前的一個夏天,由於天氣炎熱,我簡單收拾了下,給自己來了回說走就走的旅行。還記得當時的第一站是座深山的老廟,去那裡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山中涼快。廟不大,和尚不多,不是初一或者十五,香客也挺少。這樣倒也落得個清閒。一天傍晚,我在廟裡的一處涼亭靜坐養神,山中的風,陣陣清涼,吹得我都快睡著了,就在似睡非睡時,突然被一位出家師父的問話驚醒了。 “小伙子,不是這樣坐的”。聲音渾厚低沉。於是,我連忙起身問詢師父,誰知,他說不必了,我來教教你如何靜坐吧,首先。 。 。 。 。 。 就在圍繞著如何打坐的話題裡,我們之間的陌生感才漸漸的煙消雲散。而離開先前的話題,這位身體消瘦,卻精神抖擻的和尚,為我講述了他的不可思議的人生經歷。 夏日傍晚的太陽,格外的溫暖和親切。陽光透過寺廟的屋頂,斜斜的照進了亭子裡,灑在了這位出家師父的僧衣上,莊嚴肅穆。對了,出家師父法號寂滅。 (PS:尊重個人隱私,法號系虛構。)當時的我們,面對面端坐在亭子兩端,興許是被眼前的這一幕所吸引,沉醉的我有種置身佛國的錯覺。有點小激動,話說回來,寂滅師的人生經歷真的聽得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想想世上居然會有這麼苦命的人。聽完這個故事,如果你還覺得你的命苦,那我只能說,還真沒誰了。並且熱烈歡迎跟我分享。 為了更加真切的體現寂滅師父的人生故事,接下來的第一人稱“我”指的是寂滅師。 我是個不幸的孩子,我的出生就是個悲劇,曾經的我怨過天怨過地,既然是個廢人,為何不一出生就死去呢?自己難受也就罷了,還讓家人跟著我受罪。我一出生就被檢查出得了一種百萬分之一的絕症,醫生們都說我活不過三歲。他們說這個病叫先天性重症肌無力且伴隨肌肉萎縮。還有我出生就是個瞎子,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瞎子,總之睜不開眼睛。因為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由於家裡條件艱苦,我並沒有長期住院,而是被親人帶回家調養,其實好聽點叫調養,無非是等死罷了,為了我,我的親哥哥沒能完成學業,也許是覺得人生太苦,也許不想看到我這個做弟弟的死去,他出家做了和尚。我的父親走的早,家裡就剩下我那可憐的母親和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我。 我還記得我在床上整整躺了7年多,打破了醫生的預言,也創造了醫學的奇蹟。而這所有的功勞全部來自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十年如一日的精心照顧我的一日三餐,一口一口的餵給我吃,為我端屎端尿,為我擦身子。媽用她柔軟的舌頭,添吮我的雙眼。整整舔了我7年,直到我能睜開雙看,重見光明。 是媽媽那偉大的愛治好了我的眼睛。 7年多了,除了呼吸,除了心跳,支撐我活下去的唯一心念就是媽媽,就是媽媽的不離不棄。我那時不懂佛法,實話說,那時候的我每天都在黑暗中度過,對外界一無所知,心裡只有媽媽。我如果能說話,我最想說,媽媽,我愛你,謝謝你。但是我依然沒有力氣開口,只能看著媽媽忙前忙後的身影,和滿頭的白髮。還記得當我第一次睜眼看到媽媽時,媽媽笑的跟朵花兒似的。我也很開心,只是我無法笑,因為我沒有更多的力氣去支配控制面部肌肉。 就這樣,在光明中,我又多活了兩年,10歲那年,和尚哥哥回來了,當他看到我還活著的時候,他先是驚訝,然後哭的一塌糊塗。他給媽媽跪下了,磕了三個響頭。然後來到我的床邊,告訴我說,弟弟,這個世界的西方,有一個世界,叫極樂。裡面有一位菩薩,號觀自在。這位菩薩說過一段咒文,可以救治世間八萬四千種病,可以令枯木逢春,只要一心念誦,不去懷疑,就會如願以償。 當時的我因為太想活下去,不然太對不起媽媽這麼多年的付出和犧牲。也想早點報答母親。再加上心裡實在太寂寥,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一片空白。所以特別認真的聽哥哥跟我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哥哥在家住了7天,每天就是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大悲咒。由於我不能開口,我只能用心念,用大腦記。會了,就眨眨眼,或者微微點點頭。 7天,我用了7天的時間背會了大悲咒。 哥哥走了,從此除了吃飯,我就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默念大悲咒,當時大概是600遍左右一天。我就這樣念,除了吃飯睡覺,心裡全是念大悲咒的聲音和念頭。就這樣過了三個月,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一心一意的念誦大悲咒,帶著感恩母親的心,帶著對觀世音菩薩的絕對信心。 那三個月裡,我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我越念越感覺到慚愧,越念越清醒,我在念念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看到了自己心的流動。三個月的最後一天,我哭得一塌糊塗,有懺悔,有感恩,有清涼,有歡喜,第二天我身上所有的病症奇蹟般的全部消失了。 而我媽媽當時並不知道我已經完全活過來了,並且身體也同正常人一樣。那天我清楚的記得,當時媽媽正在做午飯,而我已經悄悄的來到了母親身後,並默默的跪在地上。當母親回過頭來,我用特別生硬的方言說了4個字,媽,謝謝您! ,因為10年來沒有說過話,所以我當時的發音特別奇怪,但是媽媽聽懂了。並且十分驚訝,不,是震撼加茫然不知所措,因為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連忙上前抱起了我(我當時才四十斤左右的樣子),並問,孩子啊,是你嗎?你怎麼下床了,你好了嗎?你別嚇唬我啊,不會是什麼迴光返照吧,孩兒啊,別離開我啊。 我緊緊的抱著媽媽,一個勁兒的說,真的 真的 我真的完全好了。就這樣,我的母親用了好些天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那個她一直照顧的活死人,真的徹底好了。我告訴媽媽,哥哥告訴我的都是真的,哥哥說觀世音菩薩是世上最慈悲的人,我當時心裡想的就是您,媽媽,我念大悲心陀羅尼的時候,我想的也是您,媽媽,您知道嗎?在孩兒心裡,您就是我的觀世音菩薩。媽媽,這麼多年,您辛苦了。孩兒讓您受累了,我想好了,從今以後,就由我來照顧您吧。 可是,就在我16歲那年,我的母親笑著離開了這個苦難的世界,她走了,她的一生,勤勞、堅韌、慈悲和溫暖。無論條件多麼艱苦,無論周圍的人怎麼議論,她從來都沒有放棄我,也不會計較那些流言蜚語。她走的很安詳。大哥請來了一大眾的和尚來為母親送行。送走母親後,我也就自然而然隨著哥哥回到了寺廟裡,正式成了一名和尚。 小伙子,好好努力,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悲歡離合,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生命奇蹟,到處走走看看,用心的去參悟吧。我在這廟裡住了很多年,是時候到外面走走看看了。不知不覺,已經是寺廟夜間打板養息的時候了,我拜別了師父,回到住處,心情久久不能平復,眼前這位圓滿莊嚴的和尚,竟然有著這麼心酸的過往。心裡真真的感慨,重複故事開頭那句,這個世界上估計很難找到比他更命苦的人吧。不過似乎也很少有比現在的他更幸福的人了。 第二天一早,我背起行囊,開始了新的旅程,我四下看了看,沒有發現寂滅師父的身影,問了下別人,他們說寂滅師昨天夜裡就離開了,然後我問,他去了哪裡? ,那人說,鐵打的寺廟流水的僧,他走時只說了句,我走了,並沒有說去往何處。好吧,我想我也可以啟程了。心裡笑著想,寂滅師真是苦盡甘來,說走就走,灑脫自在的很啊。但願自己有一天也能如此自在就好了。 寂滅大師的曲折人生路講到這裡,是否觸碰到了大家心裡的那根“情弦”呢?反正作為聊友,身臨其境的我被震撼到了。也讓我重新審視自己,作為一名標準滴“佛系”小青年,為何一個牙疼都呱呱叫半天捏?那些蘊含絕對“超級無敵神力”的佛菩薩咒語咋就在我這裡“失靈”了捏?現在是明白了,相信大家也都差不多知道了吧。真言需要用真心念,用當下自來老師教給大家的六字竅訣“一念、專注、慈悲”去唸,才會有大大的效果。寂滅師父當時不就是這樣做的麼?所以說咒語的神力只能用虔誠的信心和忘我的付出才能開啟,當然如果想最大化的實現所有的力量,還得配上你的那顆無比珍貴的菩提勝心哦。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道证法师《血泪的忠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观世音菩萨救了我的命

我是长春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大学生,也许我跟佛教有很深的缘分。 我上高中时,我妈妈要买新窗帘。那个商店离我学校不远,但是正赶上我上课我没能去。等我妈妈买完窗帘回到家一比量,却发现短了很长一块,所以不得已拿回去接。这次正赶上我午休,我妈妈给我打电话叫我过去。之前我特别喜欢佛教的东西,所以手上就带了佛珠。我到了那里之后,那几个阿姨正在向我妈宣传佛教知识,影碟机里还放着大悲咒歌曲。有个阿姨看见我带的佛珠问我,你信佛啊?我说我信。那时我就是迷信,只知道信佛好,能保护我,但不念佛,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接触几位阿姨以后,我更加对佛教好奇,所以后来我又去了几次,几位阿姨很热情,送给我很多佛教书和光碟。 我有很严重的梦魇毛病。每天晚上只要躺下一闭上眼睛就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身体不能动,但什么都能看见,每天都是这样。我读了地藏经知道地藏菩萨的大悲愿力,一有时间我就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就这样不知念了多少天。过了一年左右我偶然想起我的梦魇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直到现在都没犯过。不仅如此,以前失眠的毛病也好了。回到家妈妈都说我睡眠质量真好。   上高三时妈妈的腿骨折了在医院住院。有一个病友是信佛的,劝我妈妈请一尊观世音菩萨像,说我妈妈与观世音菩萨有缘。后来我妈妈腿好了以后,就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像。不几天我妈妈就梦见一个老和尚袒露右肩,金光闪闪。老和尚对我母亲说你有劫难,我可以帮你化解,然后一下就不见了。过几天我母亲病了一场,很严重。父亲在外打工,我上学,母亲就瞒着我们没上医院。没想到,母亲在病重时,晚上又梦到了那个老和尚。那个老和尚给我母亲一丸药,我母亲吃了,没想到早上醒来病好了。于是母亲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我说这是观世音菩萨救了你。   我同学的父亲是做二神的,他的生意很火,每次给人家搬完杆子,都挣好几千。他家在农村,现在住在楼里,买楼的钱也是他挣得。现在大仙泛滥,迷惑众生。前几天我得知我同学的父亲得了肝硬化,花了很多钱。什么都不能干,已经一年多了。天天吃药,因果报应一点不差。这只是其中一例。我遇到太多恶人得到恶报的了。希望大家一定重视因果。种善因,得善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十法界不离一念心。   接下来就说说我吧,我读了观世音普门品,知道观世音寻声救苦的大悲愿力。也看了很多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所以我对观世音菩萨深信不疑。   去年暑假前夕,我回家的前一天下午与同学在我们学校的大河边散步。只见河里有很多鱼,但每次有人从岸上经过时鱼就溜走了,很怕人。我们学校的大河有五十多米宽,三米多深,其中有一处有护坡的岸边斜铺的,有45度,从岸上一直铺到水下三米多深的水底。   我们走到那里时看见离水边一米远的位置有一条将近四十厘米长的鱼在水面上一动不动。我们靠近时他还没有动。我感到很好奇,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于是我走到水边,它还没动。我说,你看,这条鱼真奇怪,不怕人。   于是我顺着很陡的护坡,踩在水泥板上,开玩笑似的对鱼说,过来过来。没想到它掉转头真的向我游来。我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它,却不料一下滑入水中,我一下就没影了。我不会游泳,头只露出了一下,我喊救命,就又沉下去了。我拼命地挣扎,再没上来,水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我感到我就要死了。岸上的人不能救我,没有会游泳的。况且就是会游泳,由于岸上与水边还有两米的斜护坡,全是光滑的,即使跳下去救我也上不来。   在挣扎的时候我的大脑就像放电影一样,想了好多好多。我想我就要死了,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将一无所有。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我没了,我父母也活不成。一边拼命在挣扎,在不断地下沉,不断地灌水。我想我不能死,我一下想到了观世音菩萨。于是我急得竟然张开嘴在水下念观世音菩萨。刚一张嘴水一下子灌进嘴里。不能张开嘴,我就一边挣扎一边集中精神在心里快速念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我相信即使我在水下昏迷了,有观世音菩萨我也会不死。   没想到这时奇迹发生了,我感到我的身体在慢慢上升,快接近水面了,我的头一下露出水面。睁开眼睛,我有六百度近视,眼镜已经落入水中,但此时却看见从岸上伸过来一根树枝,我正好能够到。我赶紧一下抓住树枝,同学们把我拉了上来。他们把我搀回到宿舍。此时我的大脑剧痛,恶心,肚子里全都是水。洗洗躺下了,但不能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马上呈现出在水里挣扎的那一幕,一下就惊醒,就这样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直到晚上两点多,我想如果这样下去明天就不能回家了,妈妈会担心我,于是我又想到了观世音菩萨。我坐起来念观世音菩萨,念了大约十分钟感觉困了,躺下一觉睡到天亮。昨晚的症状几乎不见了,精神多了,于是启程回家了。   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同修们如果你们遇到危险时,念观世音菩萨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杀的动物太多 , 果报现前.

昨天晚上,末学在杭州城站火车站车厅外的,长椅上等一位朋友,朋友要晚上七八点钟才过来,所以时间非常宽裕,身边坐着几个流浪汉,就和他们聊了起来,原来他们那些人中有以小偷为生的,有以乞讨为生的,有捡废报纸可乐瓶为生的,都是流离使所,无家可归的可怜人,甚至有10来岁没有大人照顾的小孩子。   其中有一个瘸子,才三十来岁,看起来苍老的象是50岁的人一样,满脸的苦相,跟末学,比较聊的投机,现在主要以乞讨为生,他说他原来是一个小老板,有家庭,有老婆孩子。自己知道自己现在是杀业的果报现前了,很后悔。   末学问他愿不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供养给大众看,劝导大家不走和你一样的路。他犹豫了好久,才说,好!   就跟末学说起了他的故事:   “我是山东省,临沂市人,我姓 *(为尊重他本人的意思隐去真名),1977年出生,今年32岁。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是做木匠建筑工作的,后来改行卖猪肉,先是替别人卖,后来为了赚更多的钱,联系客户自己干。我小学只读了一年级,不好好学习,所以留了好几年级,后来就不读了,10多岁的时候,就帮助父亲卖猪头,杀猪,卖了14年。后来改杀牛,又改杀鸡,那几年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杀过的鸡已经数不清多少了。”   “再后来和老婆两人去开狗肉火锅店,杀狗卖狗肉,。杀了整六年,家中专门有个房子来杀狗的。去收购狗的时候,有许多狗很凶,会咬人,我就用棍子先打断他的腿子,这些年打断许多狗腿,拉回家已经,先用棍子打蒙了,在放血,放到开水里烫,推毛。四五年下来,渐渐的感觉腿有点不好了,时常蹲下去,不容易起来,走路有时候会打晃,到了2008年奥运运会前的一天,一天床上睡醒,就起不了身了,双脚半瘫痪了。只得四处求医,把家里的所以积蓄,都花了进去,老婆就提出离婚了,我也没有办法,只得让他领着孩子走了。父亲很短寿也早早的去世了,母亲改嫁了,妹妹嫁人了。家破人亡,无依无靠。”   “因为腿疼,没有一天晚上,睡过好觉,腰从后面痛到前面,太受罪了。勉强用拐杖能走一走,不用拐杖连跪都跪不下去。”   “到了,今年(2009)7月11日,家里仅剩的一点钱全花光了,没的饭吃,妹妹也不在愿意管我,真是举目无亲,孤苦一人,时常流眼泪,只得,拄着拐杖,四处行乞,去过南京、安徽的蚌埠,现在到了杭州,有时候在火车站,有时在闹市区,主要以乞讨和检可乐瓶子废报纸度日,晚上睡在火车站的角落里,露宿街头。”   “我现在很后悔呀,知道这个是报应呀,杀的动物太多了。我真后悔呀。”   “我现在很后悔呀,知道这个是报应呀,杀的动物太多了。我真后悔呀。”   他讲到这里,眼角已经湿了。他杀生,打狗腿,自己的腿也不能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证明了因果真实不虚呀!   他现在的这个业报,还只是花报现前,重报还在后面呢。   希望籍此忏悔发文的功德使他消除杀业!愿把此文供养一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夜肿瘤去 医生大惊奇

浙江/周小琴 1993年11月,我大儿子庄鹤萍29岁那年,一家人在上海办服装厂。大儿子是个硬汉,因厂里工作忙,身体难过了几天,也没告诉人。实在支持不住了,才告诉我,他病了。次日,我们陪他去长宁区中心医院就诊。一查是患了肝肿瘤,后果非常不好。我大媳妇当时痛哭。医生会诊后,询问了情况,建议手术切除。我觉得太冒险,而暂时拒绝手术。马上又联系到中山医院。那边医生说,就是花50万元,也无把握医好此病。我们一家闻知,乱作一团。互相安慰后,回家再商量去。 当夜无心吃饭,我只有躺在床上,诚心诵念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号。从晚上7点钟,求至下半夜2点钟时,同在一屋的大媳妇就对我说:“妈,现在你可以放心睡了,刚才观世音菩萨来过了。”原来正当我祈求时,睡在前半间的大媳妇,见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第二天,我们陪庄鹤萍到长宁区中心医院复查,果然奇迹出现了:肝部完好,无肿瘤迹象。在场医生大为惊奇!得知了前后情况,深感佛力难思。佛本大医王,一点也不假啊! 以上是我和家人亲身受到观世音菩萨的感应。此大恩大德,至今难忘,应知恩报恩。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起信,发菩提心,实践佛法,而得大利益。 浙江奉化萧王庙镇青云村周小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念观世音菩萨的圣号, 癌症不见了.

在台湾有一个佛教堂,它的理事长叫曹刚,信佛很虔诚。他的太太生了癌症,听说这个病是不能好的,就各处去请人医治。中医、西医都没有办法。医师叫他到台北,台北有较大的医院,应赶快去调治,迟了怕有危险。于是曹刚就请他的太太去台北,因为他是空军,就住在空军总医院。医师一看,就说要赶快动手术,要是再晚两天开刀动手术就不敢担保了。那么定了当天下午动手术,曹刚夫妇都信佛,她太太一听是癌症生在肚子里头,要开刀,她一个妇人家很害怕,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就只有一心念观世音菩萨。又发愿说要怎么修,怎样修的,怎样度化众生,怎样多诵些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什么拜忏啦,什么吃素啦,什么照观音菩萨的心法去度化众生,像观音菩萨那么无心,以众生的心为心,那么众生求我,我就去度化他们。她就那样子的很害怕、恐怖,白己忧愁……也就念起观世音菩萨的圣号,非常虔诚,一心一意祈求观世音菩萨慈悲加被。不久,护士小姐来通知,要开刀了,她先生就照顾她去,她战战兢兢地,走也走不动。到医师那儿,医师就叫她到手术室,再送她上手术台。放好了,要开肚子嘛,就把衣服解开,护士小姐就拿了白布,把她的腿盖上,头盖上了,眼睛蒙上,手也都包上,忙了半天,手术盆拿了出来,刀子、剪子、大的、小的,种种都预备好,护士小姐才请开刀的医师出来。等到医师正要把工具一拿,他的太太就说:‘不行呀,我要去放尿。’原来她要去小便,她耐不住了,紧张得不得了。她说:‘我忍了半天,又给我盖白布,又给我打开肚子,我忍不下去了。’医师说:‘你不能再忍一下子吗?’她说:‘我不能忍耐,我忍耐了半天,不知要这么久的,我一定要去,回来才开刀吧!’医师不满意就说:‘好吧!这个病人那么噜嗦,我还有很多病人要去看,等她回来才开刀。’她就由她的先生扶著,一手扶墙,一手给先生搀著,到厕所去。去完了回来,她的先生再照顾她,慢慢地走到了手术室,上手术台,护士小姐再给她准备,盖白布,脚又铺上,手又缠上,盆又拿来,要打麻醉针,医师也过来了。这时候,当医师要打针,她说:‘又忍不住了。’医师问:‘怎么忍不住呢?’她说:‘我又要放尿。’医师说:‘你不能忍一下吗?开刀不很久的呀。’她说:‘不能。’于是医生说:‘那么今天不能开刀了,明天吧!’她的先生说:‘今天不开刀,那怕太迟了。’医师说:‘好,就再去一次,赶快回来。’再去一次厕所,回来又再上手术台,护士小姐再作准备,医师也再回来,但是她又要再去放尿。这回医师生气了,不开刀了,骂了两句就去给别人看病了,护士小姐也把盆呀、布呀,都收起来了。他们夫妇俩回到病房,没有办法,只好等到明天才开刀。晚上她不断的念观世音菩萨,先生也陪她念。 从那时起,他太太躺一会儿,又上厕所,回来不久,又去放尿、这样闹了一夜尽是放尿,也没有睡觉。这恐怕是被吓了,没有了收缩力量,因此一夜都跑厕所,谁知道,第二天天亮之后,她一摸肚子,不难受了,一夜没睡,身上也不疲乏,精神也不疲倦,好像是好了。摸摸肚子里的硬块,也不硬了,也没有痛苦了。感到真奇怪,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身子也觉得反而有力量,从床上下来也不需要先生照顾。于是就问护士小姐,然后试一下她的体温,看起来好像好了,护士小姐也觉得奇怪,怎么前两天还说要死了,要开刀的,现在过了两天就好了呢?就赶快请医师来看,医师一看,说病好了,没有病了。曹太太说:‘没有病也多住两天嘛!’医师说:‘我们病人太多了,没有病就要回去。’后来,还照Ⅹ光,证明没有病。医师说:‘那就回去吧!’护士小姐也好好的安慰她,恭喜她。于是出院回家。夫妇两人内心感激不尽,拿了行李,一面走一面说,我们夫妻两人以后就做道友,做师兄弟,不是夫妇了,分两个房间睡,我们就以在家身出家,我们要修身,我们去说法,去尽点心力,报答观世音菩萨的恩。我们从今起要吃素了。也发愿要念多少遍大悲咒,多少普门品。大家知道这件事后也都为他们欢喜,给他们恭喜。现在曹居士不是在寺院闭关,而是在家里闭关。他也告老退休了,终身念观世音菩萨,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持大悲咒。(本文为忏云法师在吉隆坡演讲讲词中一段,由温以敬笔录,发表于六十二年四月卅日,南洋佛教月刊四十八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件奇异的凶杀案

煮云法师 贫妇遭杀.观音救苦.因果不爽.闻者惊心 这次笔者在基隆月眉山传戒,有一天杨秀鹤居士,忽然对我说:「法师,你的「普陀山传奇异闻录」人人看到,人人赞叹,写得太好了,不知感化了多少人信仰了佛教。我现在有件现实故事,这也是观音大士救苦脱险的,你有空,我把那位老太太叫来,教她亲自讲给你听,用你的生花妙笔,把这篇故事写出来,在佛教杂志上发表,弘扬大士的恩德,同时可以使人们知道因果的可畏。」 我为了她一片真诚与惊异样子感到有趣,想必一定有很好的材料,与不可思议的感应,不然杨居士不会对这件事有如此的重视,我答应她的要求。我说:「我们找一安静的地方,妳把那位老太太请来,把详细经过告诉我,然后我再择要的把故事写出来发表。」 杨居士很欢喜的去喊,那位老太太到香灯寮来,把案情经过说明如下: (一)贫女不幸,丈夫早死 杨居士把那位六十多岁老妇人扶来坐下,对我说:「这位就是情杀案中的女主角,并把身上的刀疤,一块一块给我看。现在你请她把一生经过告诉你,我来替你当翻译。」我也就不客气的当起新闻记者来,并且把重要的话当场记下来,为了慎重与征信起见,先请她把年龄、籍贯、住址说明。 这个老妇人,名陈美月,福建永春县人氏,今年六十六岁,现住基隆市仁爱路博爱里八号,博爱园三楼(慈善机关)。下面是她告诉我的话: 「法师,我是一个苦命罪重的女人,我在二十三岁时,跟我的丈夫,由福建渡海来台谋生,来台后不几年,我的丈夫不幸,生了不治的肺病,病了好几年,把我们所有一点积蓄的钱,在几年内,用得一干二净。到我三十三岁那年,我的苦命丈夫终于不治而死,丈夫生前是一个做工的人,就是因为积劳成疾,我带着一子一女,守着待死的丈夫,那种苦难的生活,已经苦到极点。丈夫死后,棺木埋葬一切费用,还是由他(死者)生前的朋友捐助。自从丈夫死了,我依靠堂叔堂婶家中生活了两年,可是堂叔家也是生活不裕,不能再住下去。我僩母子三人,自谋生活,十岁的小孩子,每天在外边,拾煤炭作苦工谋生活,我自己也是想尽方法,忍苦活下去,抚养子女。叔父不忍小孩子受苦,吃不饱,穿不暖,劝我改嫁,招夫养子。由堂叔做媒,招来一位本省人,他的名字叫黄石良。同居数年,倒也相安无事,生活虽然不怎么好,可是也能活下去,子女也少受痛苦。 在日据时代,我是外省人,本省人不能与我做正式夫妇。在户口上只是姘居,不能算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因此为了户口,他就烦恼了几年,想尽了方法,也是毫无办法。因为黄石良的哥哥,是当代书的,他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并劝他不要这个女人,另外再娶一个本省的女人为妻。」 (二)无法入户,迁怒杀妻 他为了户口不能入户,有人笑他说:「你替人家养了好几年的子女,结果自己还不是正式的家长。在名义上与人姘居,不能算是成家,你为什么不另外重娶一个本省的姑娘做老婆呢?」他对人说:「美月不能让我入户,我当显一点手段给人看。」有人与他说:「叫你另娶你又不愿意,这个女人又不能做正式夫妻怎么办呢?」他说:「我把她杀了,我也不让给旁人去。」 八月十五日那一天很热闹,他回来我看他脸色不对,因为有人暗中早已对我说,他要杀我的消息。夜间我就对他说:「我们夫妻同住几年,感情很好,就是户口的问题,那是国家的法律是如此,我又有什么法子呢?你不能迁怒到我身上来!听外人传说,你要杀我,是不是有这话?」他说:「没有这话,这是旁人对你开玩笑的,我们好好的夫妻,为什么要杀你?不要听人家的话。」我说:「我也是这样子想,儿女对你都很好,户口不户口,有什么问题呢?」由此说破了,我以为从此可以相安无事,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三)斩草除根,深夜杀人 不知怎的,他在二十五那天半夜里,当我与二个小孩子都睡得正熟,不知他什么时候起来,拿了一把日本刺刀,两边口,疯狂似的,连向我腹部刺了三刀,肠子从刀口里流出来,其中有一条肠子断了,肠子里的屎,从肠子里冒出来,两手臂两背肩共有十几处刀伤,我当时也不感到痛,也不知道逃,后来听他说:「斩草要除根,全家一个也不留」。再杀我的十四岁的女儿,女儿当时受伤很重,从楼上想逃,跳下楼来,后来不久就死了。我的儿子这时看到我和他的姐姐遭杀,吓呆了,站在一边,我也不顾自己,叫儿子快逃命,这时他又用刀来追杀我儿子,我用手来抢他的刀,所以手指都被刀割断了。(现在手虽好了,可是手指都不直了)儿子总算从虎口里逃出来叫人营救,他见有人来,自己也想自杀,伤势不重,给人把刀夺下来,有人去喊警察,四点多钟警察就来了,我当时还不知自己伤势如何,只是顾念儿女的死亡,有人在旁指我身上说:「你看,你自己?怎么浑身都是血?你看!你站的地方,遍地流满了血,你的伤势不得了。」经旁人这样一说,我才感觉到自己受伤,身上所有的血已流尽了,这时自己也倒下去了。由警察派人送医院急救。送到私立医院,不敢收。伤口也没有缝起来,吹了四个小时的风,医院七点钟开门,到十一点时才把手续办好,开始医治缝伤口。 院长到我睡的地方来要验血治伤,两耳边已经取不到血,周身都流不出点血来。因为血已流尽了,缝肚肠时,发现肠子断了,尿从肠里流出,有的地方已经腐烂了。因此医生也就草草了事,把肠子乱七八糟的塞进去,再把伤口缝上,横竖活不上几个小时。把我放在太平间里等死。凶手自杀两刀,也住在隔壁医伤。有人问他:「你为什么要杀你太太?」他无话可答,只说:「这个女人是一个坏女人,我一定要杀死她,不知她能不能医好?」旁人讲:「不会好的,院长说夜里十一点钟,一定要死的。」我在隔壁,句句听见,他用坏话来侮辱我的名誉,我想用手把缝的线抓破,求早一点死?可是一点力也没有,动也动不起来,只有心中明白。后来又听到医院里面看护的女人看好钟点说:「这个女人,逃不过夜间十一点二十分钟,你要注意她的时间。」那个看护女人还回去把她丈夫喊来作伴,等着我死。 我知死期不久,自叹命苦,连泪也流不出来。这时来看守的一男一女,双双睡去,一点责任也不负。倘若这时我死了,看他如何交差。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靠近死亡的时间不到半点钟,这时我忽然想起观世音菩萨的圣号,开始念白衣大士神咒,过去我曾皈依三宝,吃花斋,算得上是一个佛教徒,如今遭此不幸,就这样子死了?我死也罢,恐怕今后无人敢信佛教,皈依佛教,甚至讥笑以为信佛,皈依无用,因此我静心闭目默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号,约廿余声。奇迹出现了,顿觉房间有了异样。睁开眼来一看,房中一人也没有,可是光明充满了暗室,忽然看见观世音菩萨,现身站在我面前。菩萨后边站了无数的人,都在为我合掌念佛。菩萨手里拿的像香蕉叶子,送来给我,我想为什么送我香蕉叶呢?菩萨随即就说:「这是芭蕉叶,不是香蕉叶,世间没有的宝物,并不同世间的芭蕉叶。」我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我就随着说了一句「啊!世间无有,如此很好。」因此我就很安定的睡着了,一直到天亮,一切痛苦皆无,就是感到没有精神。 第二天台北法院派法医来,为我检验,因为医院报告上去说我在夜间十一点廿分,一定会死的;可是我没有死,医院过去断定人死的时间,都很准确,从来没有差错,这个人没有理由不死;可是事实我没有死,因此轰动一时。基隆厅长来,亲自对我说:「你过去一定做过什么好事,有神明保护你,像你这样的伤势,十分有十二分也该死了,现在你不死,该死不死,有大福气。」我听厅长说我有大福气,想想一生的苦境以及现在家破人亡,不觉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厅长劝我不要哭,他说:「你的肠胃都已烂了,你不能动,不要伤心,你的女儿已经好了。」我说:「你不要骗我,我的女儿已剖腹,然后火化,我皆知道。」他说:「你知道也不瞒你,你有福,你女儿无福,我当用我私人的经费,来替你医病,据医生告诉我,凡是肚肠子破了就无救的,你的肚子破了,屎都流出来了,并且烂了、断了,现在居然不死,这是一件奇事,你一定有大福气。」因此过年的时候,厅长派人送来很多东西给我,安慰我。 (四)凶手狠毒,还想杀人 凶手起初听看护说我那天夜里,非死不可,所以他很安心,他一点儿也没有忏悔的心理,一心一意希望我死。过了两天,他忽然问那个看护「那天夜里十一点钟,那个女人死了没有?」看护说:「奇怪得很,不但没有死,她的伤反而好了呢!现在仍在这里养伤,一点痛苦也没有。」石良咬牙发狠的说:「这一次杀她不死,我再杀她,要用刀把她的头砍断了,看她还会好起来不?」医院里恐怕他再行凶杀人,与其调换房间,可是他还要杀人,医院里用手铐脚镣把他给制住了,一天他探知我住在楼上。他说:「我没有刀,我要用手铐把她肚子的伤口打破,再把她肠子拉出来,看她死不死?」有一天他真的爬上楼来,所幸被人家发觉得早,把他被从楼上打得滚了下去,马上被关起来,等他的伤医好以后,被法院就判了他十五年的徒刑。 (五)欲明现果,但看前因 我经过这一次的打击,伤愈出院,常常自己在观音大士前痛哭不止,我想我平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痛苦,丈夫早亡,招了这样一个毒心的男人,为什么如此狠心杀我呢?我十四岁的女儿也惨遭毒手,一家人死的死了,伤的伤了,维持家庭的男人,判刑十五年,在他固然是罪有应得,可是我为什么要受这样一连串的打击呢?我前生不知做了什么坏事,还求菩萨慈悲指示。 一日我在念佛,忽然昏去,看见自己变成一位公子的样子,手中拿了一枝弓箭,公子身边有一人随从,样子似主仆二人,看见一只猩猩,公子对准猩猩就是一箭,猩猩中箭倒地,那一个跟从的人就赶前来,把猩猩拖回去杀死,以后不久,又看见来了一只猩猩欲报仇,我就逃走。猩猩在后边追来,我就跳入水中,牠抱住我的头,想要扼死我,我即念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这时大士出现,对畜生大喝道:「畜生还要害人。」猩猩合掌,大士带去,并说:「关牠八年,如能改过就放牠出来。」大士去了,忽然惊醒。似梦非梦,这明明是大士将我前生之身,现出来给我知道。 我前生是这位公子,我的女儿是那位仆人,猩猩就是现在杀我的男人,我射伤猩猩,我的仆人把猩猩杀死,现在遭男人杀伤,我的女儿给他杀死,猩猩报仇,想在水中扼死我,这次男人在医院总想要杀死我,最奇怪的事,我的那个男人判刑十五年,结果只坐了八年的牢,遇着大赦把他放出。正合观萻菩萨把猩猩带去说:「关他八年,改过放出。」的数目,这种前因后果,丝毫不爽。我从此知道,我前世打猎,不知伤害多少生命,所以今生受这些痛苦,那都是我罪有应得,只有诚恳的信佛,消灾减罪。 (六)大小手术十六次 我病好以后,因为肠子在内部没有按位置纳进去摆好,所以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空的,吃饭,咳嗽都很痛苦,有时睡下去翻身,肠子在肚子里滚动。因此去请问医生,医师答道:「当时因为判你会死的,所以就马马虎虎的把跑出来的肠子塞进去,缝起来了事。」因此我的病,前后又经过三次大开刀,十三次的小开刀。普通人经过三次大开刀非死不可。可是我不但没有死,开刀也不大痛苦,或许是我应该受的业报吧? 因为我穷,没有钱给医生,医生没有道德心,把肚子开刀,肠子拉出来,见有不好的地方,就用刀割去一段,然后再拉出一段来缝上,结果肠子短了,回去觉得不舒服。过去被杀了三刀,就开了三次大刀,浑身有十三个地方中伤,后来也开了十三次小刀。都是当时这些地方没有细心医治,所以后来都一一的发作起来,都要重开刀。 (七)梦中菩萨打针救苦 我的病伤,虽然经过这次开刀,因为没有钱,医生也不热心,我的病多数都是菩萨梦中治好的。因为那时有很多布线纳进腹中肠内,屡经医治,都不能除根。后来我也气了,不去请医生,只有求大士加被救苦,有多次刀伤发炎,夜里梦菩萨来替我打针,看到他很大的针打进去,有一个白的东西冒出来,第二天一看,就有一块小布条似的东西,从刀伤处吐出来,把它用力扯去,过一天就好了,数次皆是如此。菩萨慈悲救苦之恩德,使我永生不忘。总之,恳请法师慈悲,把我这个故事写出来,给大家知道。让大家都知道信仰佛教念 「观世音菩萨」的圣号。」 (八)寄语读者勿等闲视 这是我亲自所目睹的事实,因为她把浑身的刀伤都给我看过,其实我看到实在骇怕得很,菩萨救苦感应,实在不可思议,这不是人力可能想象得到的。她前后有两小时的时间,把故事说完,我整个精神都被牵入紧张的状态。杨居士对我说:「她现在很有修持,本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有人送她一部《法华经》结缘,她现在也会诵《法华经》。」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希望读者,不要作等闲的故事来看。让我们都来称念 「南无观世音菩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法医杨日松博士奇遇记

叶昭渠博士谈鬼怪 : 鬼神之说,自古已有。但人世间到底有没有鬼?我和刑事警察局的名法医,杨日松博士认识十多年了,不止一次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他都严肃地摇摇头,然后补上一句:“灵魂可能是有的。”杨法医这样说,自然有根据。 二三十年来,他相验过一万多具尸体,解剖过其中六千多具,加上检验内脏的数量,总共和两万多个死人打过交道,曾经有几次怪异的遭遇。 一、“活见鬼” 台北县三芝和野柳之间,有个叫老梅的地方,二十余年前一名妇人因为家人得了急病,不慎失足溺毙。杨日松追随当时台湾省刑警总队的法医,也就是现在中央警官学校教授,叶昭渠博士前往相验。同行的还有检察官和书记官。 验了尸,他们到淡水吃过晚饭,喝了点酒,便在细雨霏霏的夜晚搭车回台北。途中杨日松赫然发现,车厢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年轻的女人。他以为是谁从淡水带上车的,不好意思声张,只用手肘碰碰书记官,书记官会意地微微一笑。 车过士林的平交道,检查哨栅栏竟然放下来挡住去路。众人正感诧异,一名警员上前问明他们身分,即向检察官报告,正在拦他们的车,因为台北大桥下的淡水河边,捞起一具女尸。请检察官去验尸。 这样一折腾,车上的年轻女人,已趁别人不注意时悄悄离去。车到河边停尸处,刑警伸手揭开草席,点亮手电筒,他们几个倒吸一口冷气,内心惊骇万分,原来死者就是刚才出现在他们车厢的女子,先前几个人都看到了。 警方初步调查,死者有个不务正业的姘夫,把她当摇钱树,而她无法忍受,两人为此争吵。据她的姘夫告诉刑警,晚上她们乘车经过台北大桥时,车行受阻,停了一下,她匆忙跳下车投水自尽,抢救不及。 可是死者,何以会在杨日松她们的车上现行呢?经检察官交代刑警细心查证,后来果然查出,死者是被她姘夫推下河淹死的。 二、“鬼电话” 杨法医告诉我另外一个故事。 早年有一位法医,一天夜半时分,家中电话铃声大作。她太太从被窝里爬起来接电话,又把话筒交给他,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向他报告三峡发生一起命案,请他次日去相验。第二天确实有个案子。等他去验过尸回来,夫妻俩一谈,脊椎骨陡然一阵寒意。因为他家根本没有装电话。 这个故事有名有姓、有地址。由于民间习俗,这种事不吉利,此后那位法医绝口不提,杨法医命我“姑隐其名”。 三、“母子连心” 记得台北县江子翠分尸案,案发之初,死者身份不明,案子无从查起,有些办案人员觉得泄气,唯独杨日松依旧乐观。 “即使凶手分尸的手法再残酷,面貌再难辨认,死者的妈妈来认,往往会认得出来。以前有很多例子。” 他的解释是“母子连心”。 前不久,南港发现一只男人的大腿,有人分析可能是医院切除的病腿。后来杨法医到殡仪馆去相验,那只冷冻的大腿解冻时,竟抽动了几下。他心中一懔,细细检查,找到两处刀砍的痕迹,显然是一起谋杀案。 很快的,真相大白,死者是惨遭分尸的黄春雄。“这些事情都和灵魂有关吗?”我问。 “我们说’心灵感应’好了。” 四、“托梦” 常常有人提到“托梦”,真真假假颇费疑猜。 最近几年叶昭渠博士。亲口告诉我几个,他的亲身经历。 四十四年前,他在高雄由小儿科改行当法医,相验的第一起命案,是一对母子在田野中一间小茅屋,因为失火而葬身火窟。 当天夜里他梦见,那个妇人向他哭诉,说她和她罹患流行性脑膜炎的儿子,其实是被人谋害的。次日一早,他到实验室化验,证明那个男孩虽然被火烧死,她却不是。 警方根据叶法医的相验报告深入追查,终于破了案。凶手是她的丈夫。由于他有外遇,夫妻失和。那天他们在茅屋争吵起来,他在盛怒之下,抓起瓶子把她砸昏,以为他死了,索性狠心纵火焚屋。 另一次他午睡时,梦到一个女人请他雪冤,两个小时后他到淡水河边验尸,死者就是托梦给他的女子。他验出她是“死后落水”,刑警随后查出,她被人失手击毙后,抛入河中。 还有一次,叶昭渠梦见一个男子向他点点头,一晃而逝。事过三天,他到屏东县的深山验尸,死者赫然是这个人。 最后警方查明他在北部当教师,患有精神病,自杀而死。 五、“法医室祭游魂” 刑事警察局的法医室,在该局东北角,是一幢三层楼的建筑物。一进门,左首的木桌上,摆了一排玻璃瓶罐,其中有一个罐子里装的,是新店屈尺分尸案的死者头颅。常去的人不难察觉,死者下巴的胡须又长长了一点点。 杨法医告诉我一件趣事:「刑警局夜间有人留守。过去有位高级警官,晚上在局里四周巡逻时,发觉法医室灯火通明,以为有人加班,走进一查,门却又上了锁。胆小的略一思维,拔腿就走。 那么,法医室的电灯是谁开的?天晓得。 刑警局法医室工友陈克土,大陆沦陷前是骑兵队中尉队长,骑马开枪,百步穿杨。这二三十年,他随杨日松博士跑遍台湾各地的穷乡僻壤,是杨法医的得力助手。每年中元节下午,陈克土一定在法医室,设香案奠祭历年来到过刑警局法医室,却又“无家可归”的游魂。届时该局许多老刑警,都会自动前往膜拜行礼。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断气十余小时起“死”回生

彰化县福兴乡厦粘村六十七岁妇人粘黄谢流,去年三月因肝癌末期被医师指没有希望而载回家,讵料在断气十多個小时后,竟然“死而复生”,家人为庆祝她的复活,特摆宴、做戏,粘妇则在此后改吃早斋,成为福兴乡的传奇人物。 据粘黄谢流的家人代表,粘妇患有糖尿病、哮喘与肝癌等毛病,去年三月因肝癌末期住院治疗,三月下旬因为病情恶化奄奄一息,眼见没救了,其家人就在医生的指示下将她载回家,伤心地准备后事。 粘妇回到家后,就陷入昏迷,在一阵急促的呼吸后,在三月二十六日当晚十点多,就没了气息,其家人痛哭失声,并连忙为她张罗后事,除寿衣等都已换好,也从她“过气”开始,就在她停放的大厅烧“脚尾钱”。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粘妇从二十六日晚上十点多“过气”后,到隔天上午八点多,胸口却仍有余温,其黄姓女婿见状对她大喊:“岳母,要死你就安心去死,要活,你就快点醒來”。说也奇怪,粘妇在女婿的“喊话”后,竟然就睁开眼睛,双手往上举,且问了句:“我这样起来,会不会吓到你们?”就在一阵慌乱中,其家人才赶紧将她扶起來,转悲为喜,并询问她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状况。 据粘妇代表,自她在医院不省人事后,就浮现过观音佛祖的影像,而她在进入另一个世界后,看到一条笔直的柏油路和一座桥,当她走到桥头时,除看见几位亲人,还见到二位少女和一座山,在悲伤和恐惧中,她被绑手绑脚地吊起来,然后就被从高处丟下,她在极度害怕中醒來,才发现自己身穿寿衣,家属则哭成一团。 为庆祝她的重生,其家人除将她当初所盖的白布放水流,还在村內演戏并大宴宾客,乡民对她的传奇遭遇,都啧啧称奇,事后她回医院门诊时,还着实让主治的林姓医师大吃一惊,直呼怎么可能。 而粘妇从鬼门关前回來后,除与老伴粘礼仪都改吃早斋,至今身体仍相当硬朗。当时也在场目睹一切经过的村长粘合兴,则在昨天带了水果前去探望,事隔一年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